深夜的龍澤城鐵站外,黑車在招攬生意攝影/見習記者池海波
  北京公交夜班車六年來將首次增加線路,夜班線路總數將達到34條,這引起了不少居民的關註。北京青年報記者調查發現,夜班車公交線路調整的消息受到不少夜歸人的歡迎,可也有不少家住五環以外大型居住區的居民,認為新的方案還是把他們給“遺忘”了。
  觀察
  五環外居住區 夜班車需求大
  日前,北青報記者走訪了回龍觀、天通苑和通州等這三個社區發現,不少居民都希望夜班車能儘快開通到自己社區的家門口。
  現場
  公交車歇班兒夜歸人乘黑車
  前天晚上10時許,在龍澤城鐵站外,已經很少能看見公交車的身影,一列城鐵進站後,陸陸續續地走出近百名乘客。城鐵站外,不少黑車司機開始吆喝起來:“已經沒車公交車嘍,福田汽車的,吉利大學的有沒有啊?”雖然很少有乘客搭茬接話,但還是有三三兩兩的人徑直向黑車走去。整個站前的馬路上,排起了近十輛的黑車,僅有一輛出租車夾在黑車中。就在城鐵站的東側,不少公交車已經停在路邊結束了一天的運營了。
  隨著乘客不斷地下城鐵,黑車司機也開始越聚越多,不時有乘客搭乘黑車離開,又有更多的黑車聚攏到站外來。這時一輛警車停在了站外的馬路上,用車上的高音喇叭催促黑車司機立即離開,不得違法停車。
  聲音
  居民感覺被夜班車遺忘
  家住天通苑北二區的蔣先生在四惠附近上班,對於本市夜班車新增線路新聞尤為關註。“早上我就看到新聞了,可是仔細研究了半天,發現還是沒有到天通苑的夜班車。”蔣先生說,這讓他感覺有些失望。
  蔣先生說,現在天通苑和周邊居住著40餘萬常住人口,大部分人每天上下班的通勤都依靠地鐵。而途經天通苑的各條線路的公交車基本都在晚上11點左右就已經收班,五號線從城區到天通苑的運營時間最後一班也在凌晨12點結束。如果蔣先生在市區停留過晚,晚上就只能選擇出租車花一百多塊的打車錢回家。
  “回龍觀和天通苑本來也不遠,其實要能有一趟夜班車把兩個社區連接起來,還能直通北四環,那就方便多了。”蔣先生說。
  事件
  開通夜班車業主網上徵意見
  和蔣先生一樣,隨著夜班車調整、增加運營線路的新聞出現在網上,就引發了回龍觀社區居民的討論。24日上午11點,在回龍觀社區網上,一位名為cometboy的網友就發帖稱,“夜班車大變徵集市民意見,回龍觀被忽略”,隨即引發數十位網友參與討論。名為apec2014的網友甚至設想,回龍觀地區沒有夜班公交車,如果能讓地鐵夜間開通幾趟運營班車,“車廂少點,票價高些”也能接受。可這條意見又引來較真兒的網友算了筆賬,稱開通夜班地鐵的經濟成本和人力成本會更大。
  文/見習記者池海波
  調查
  夜班車每跑一公里 收入一毛錢
  對於五環外生活社區缺少夜班車這一問題,在一些公交業內人士看來,社區不具備通車條件是關鍵。另外,開通夜班公交車還需要各方面的共同努力,就公交本身而言,夜班車本身就是公益服務,公益服務雖說為社區服務,但也要花得值得。
  城外社區對夜班車的條件難具備
  公交集團新增加的19條夜班線路,除了夜19路(田順莊—北京西站)這趟線路出五環路外,其餘線路全部在五環路以內運行。為何五環路以外社區沒有夜班線路呢?記者走訪了幾個公交車隊,以及部分公交人士。一位公交車隊負責人向北青報記者講述道,開通一條線路需要具備;公交場站是否具備通車條件,客流量與運行成本之間的關係,這兩項問題。
  另一位公交車隊的負責人告訴北青報記者,通常情況下,公交場站是阻礙公交車進入社區的一個主要問題。隨著城市建設的不斷拓展,土地的不斷升值,提供給公交車偷某≌居玫厥且桓齟笪侍狻R恍┥縝鄙俟懷≌居玫兀懷島苣呀肷縝;褂幸恍┥縝捎詰纜氛懷滴薹ㄕMü瓚狹斯懷到肷縝南唄貳�
  夜班車為公益車 運行成本高
  “夜班車由於乘客較少,形成的社區效益遠不如白天線路效果好,可以說夜班車就是公益車。”一位車隊負責人是這樣告訴記者的。
  幾位車隊負責人告訴記者,夜班公交車的收入每公里大約在一角錢左右。一位公交人士給記者算了一筆賬,現今某型號公交車的耗油量是每百公里40升,一個司機的月平均工資4500元左右,一輛公交車的成本價為100萬元左右,這種車大概行駛十年,總里程在60萬公里後便會報廢。一輛夜班車一個班次大概要行駛140至160公里,按照目前這些數字估算,這種車的每百公里成本大約在800至1200元左右,一個班下來的成本大約為1500至1800元左右。而一個班下來,公交車的收入會有多少呢?幾個車隊給出的數據大致為,一個夜班車次有四十人乘車刷卡,刷一次卡為四角錢,一個班下來這輛公交車的收入為16元左右。按照這個數值比較,夜班公交車每跑一公里的支出大約在10元至12元左右,而收入卻只有區區一角錢而已,收入是支出的1%。
  夜班司機難找
  對於上夜班的司機而言,要承擔打破正常生物鐘的習慣是一個必須經歷的過程。
  一些車隊負責人告訴北青報記者,司機不願意上夜班的現象的確存在。一位已經跑了十年的夜班車司機告訴北青報記者,上夜班看著白天有時間,可是一夜下來到家就是一個字“睡”。家裡人回來了,只能一起吃個晚飯,然後就要上班去,雖說可以休息,但家人睡覺了,自己的生物鐘不能調整過來,只能傻獃獃地看著天花板。要是妻子也在公交工作,兩個人見面的時間更少。
  另外,夜間行車路面上車少,但車速快,很容易出現因別車超速撞到自己車的事情。這也是潛在的危險之一。所以很多人寧可上單班,也不上夜班。
  居民提意見建議有渠道
  “公交車就是為市民提供便捷交通服務的,居民有需求可以通過正常途徑向公交公司或者主管部門提出自己的訴求。”一位車隊負責人告訴本報記者。
  對於這種訴求,這位負責人認為,居民需要夜間乘車出行,可以通過社區居委會將大家的意見收集起來,然後提交給公交集團運營主管部門。再有就是可以通過社區內人大代表,將大家的訴求反映給公交集團。
  公交公司會根據居民的反映,組織人員下社區進行調研,一旦發現居民的訴求合理,且具備通車條件,便協調相關部門進行論證,然後向市政府主管部門提出開線申請:“從程序上講,大致是這樣一個過程,但還需要將大家的意見信息及時反饋到公交主管部門才行。”
  文/本報記者李強  (原標題:夜班車為何難進大型社區)
創作者介紹

彭定康

rw68rwzss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